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行业动态>正文
国家能源局局长谈能源发展
───
发布时间:2016-03-19 12:14     作者:     浏览次数:

原标题:努尔.白克力在关心什么?听能源局局长回应最热议题

一年之后,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全国人大代表、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已和去年大不相同。

2015年两会,履新国家能源局局长不久的努尔·白克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亚历山大”,每天在能源方面做的功课,比在新疆多几倍、甚至十几倍,“能源领域我是个新兵,有很多东西要学,还要掌握情况,压力能不大吗?”

时隔一年,再次以国家能源局局长的职务身份参加两会的努尔·白克力已然是个“能源老兵”了。3月11日,在新疆代表团全体会议间歇, 努尔局长爽快地接受了《中国能源报》记者的采访,用近半小时的时间畅谈了他对我国能源行业现状和未来的认知、期待和担忧。他担心的是:“钢铁和煤炭都属于显现的产能过剩,而潜在的产能过剩首当其冲的就是煤电。”

中国能源报记者 成思思 发自现场 程宇婕 赵唯 卢奇秀 整理

中国能源报: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与刚刚过去的“十二五”相比,我国能源形势出现了哪些新变化?

努尔·白克力:在新常态下,当前能源领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能源消费增速放缓,去年只有0.9%,是1998年以来的最低速。增速的放缓符合新常态的规律。

第二,发展动力在转换,过去我们主要靠钢铁、水泥、化工等一些重工业来拉动能源、特别是电力的消费。但现在,服务业、第三产业和居民用能比例在逐步上升,能源发展动力出现积极的变化。

第三,能源结构在优化,2014年煤炭消费还占到能源消费总量的66%,去年这个比例已降到了64.6%,这说明煤炭的比例在下降,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比例在上升。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超过12%。当时“十二五”规划制定的目标是11.4%,超额完成任务。

此外,2015年我国水电装机超过3.2亿千瓦、风电装机超过1.2亿千瓦、光伏装机超过4300万千瓦,这都是世界第一。

中国能源报:在这种变化的大背景下,未来能源工作的思路是什么?

努尔·白克力: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能源领域的变化还包括速度放缓,个别细分行业因为产能严重过剩而陷入发展困境,同时也有动力转化,特别是结构优化这样一些可喜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进一步推进中国能源实现“结构优化”这一目的,我们提出了“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非化石能源规模化发展”的思路。

关于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大家都知道我国的特殊国情,煤老大的地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不可动摇的,而煤炭也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一种非常重要的资源。能否清洁高效地利用好煤炭,需要我们有主动为之的意识,更是对我们能力的考验。

这几年来,我们国家已在加大煤炭的清洁利用,特别是针对燃煤机组的超低排放,从去年开始进行了全面的安排部署。一方面我们要考虑现实国情,如果离开煤炭,要确保中国的能源安全根本不现实。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不可动摇的。所以,我们要加大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的力度。

另一方面,过去能源领域的主要矛盾是保供,而这个矛盾现已大大缓解。现在能源供需平衡,甚至出现供应宽松局面,我们要利用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加大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规模化利用。

近些年来,我国的风电、光伏装机规模逐年递增,它们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也在稳步上升。当然,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只要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中国能源结构一定会出现积极的变化。这里面还包括核电,我们提出了到2020年、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例分别达到15%左右和20%左右的目标,要实现这个比例目标,核电、水电、风电、光伏都要有一个大的发展。

中国能源报:目前我国电力行业供需形势宽松,针对电源建设的规模和节奏,国家能源局将做出何种调整?

努尔·白克力:现在电力行业供需相对较为宽松。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仅同比增长0.5%,去年全社会用电量是5.55万亿千瓦时,和前几年5%、10%甚至两位数增长的态势相比,现在已算非常宽松,但这也造成了我国火电,特别是煤电机组潜在的产能过剩问题。目前,钢铁和煤炭都属于显现的产能过剩,而潜在的产能过剩首当其冲的就是煤电。针对这一情况,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也专门作出了安排部署,要求国家能源局认真研究并采取相应措施,防患于未然,解决好煤电潜在产能过剩的危险。

在这方面,国家能源局主要采取了两大相应措施。

第一,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煤电预警机制,根据各省目前电源点建设的负荷以及未来三年的电力增幅确定各省最终的用电峰值。现有的煤电机组,包括从东部、西北、华北、东北等通过特高压传输的电量也算在内,算出一个三年用电的峰值,如果该省自有电源点和外入电量超过了该峰值,我们就实施橙色或红色预警。凡是有红色、橙色预警的省份,国家能源局将坚决遏制其煤电的发展,不会给该省下达哪怕是1千瓦的煤电装机。

第二,截至2015年底,我国煤电装机大约达到9亿千瓦,在建的项目还有不少,已列入规划准备建设的也有不少。针对当前宽松的用能形势,我们提出了“三个一批”办法,即缓建一批、取消一批、停建一批煤电项目,缓解煤电产能潜在的过剩风险。说实话,如果我国煤电产能仍按这几年势头建设,那用不了两三年我国煤电产能肯定会过剩。

所以针对潜在的煤电产能过剩问题,我们应站在全国大局中进行审视和考察,采取坚决措施,务必把潜在风险化解在萌芽状态,真正做到未雨绸缪。

中国能源报:近年来,我国新能源发展取得了世界级的成绩,但因能源资源和负荷中心错位分布,消纳问题一直困扰着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您认为当前新能源消纳不畅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国家能源局接下来将采取哪些措施缓解乃至消除这一困扰行业多年的顽疾?

努尔·白克力:我国社会已形成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普遍共识,但在实际推进的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需要高度重视、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比如弃风、弃光,可再生能源消纳不畅的问题。这当中有一些客观的原因,例如你刚才提到的,我们国家能源资源的分布同负荷市场是逆向分布的,通常来说,我国能源资源丰富的地区,经济发展的程度、人口、能源需求相对较弱,而东部沿海等发达地区用能需求很高,但能源资源相对匮乏。

资源和负荷的逆向分布,意味着我们需要加大跨区域电力通道、能源通道的建设力度。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国家可再生能源近些年发展得很快,与之相对应的通道建设相对滞后,从而导致很多清洁能源和煤电、火电在打捆送出上遇到一些瓶颈。

值得注意的是,可再生能源消纳不畅,弃风、弃光的问题主要出现在三北地区,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冬季大部分都是供热机组,无法参与调峰。如果把电厂停了,供暖无法保障,老百姓要受冻,后果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弃风、弃光来保供电,在保供电的同时保供暖。

针对这些情况,特别是三北地区可再生能源消纳不畅的情况,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按照中央领导的要求,进行多次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方案。比如在窝电问题最为严重的东北地区,弃风弃光最严重,我们采取三步走的措施,一是将东北的电送到华北,二是将东北的电送到河北,三是在东北地区架设一条到山东青州的±800千伏特高压线路。通过这些转接的方式、特高压输送的方式来缓解这些地方的弃风弃光问题。

此外,我们还采取了电能替代的方式,比如东北发的电尽可能在当地消纳。去年沈阳PM2.5爆表,大家都非常关注,实际上雾霾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烧煤只是重要原因之一。如果能将烧煤的锅炉冬季取暖时改成烧电的锅炉,利用冬季昼夜的峰谷差,把电价降下来,使烧煤锅炉变成用电锅炉,我想对电力的消费和雾霾的治理都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是一举多得。在促进新能源消纳方面,我们下一步还要继续加大力度,特别是把握好节奏,使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就地消纳能力,以及远距离输送通道的建设相匹配。

 


打印〗〖关闭






主办单位:内蒙古东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哲里木路天育星园商业楼11层  联系电话:0471-3252826/7    蒙ICP备17004826号